只听到了一阵沙沙的声响就像是风吹草动的声音

 这时候的翠松山,夜莺正处于焦灼的思虑之中。
 
    她无数次的说服自己想要耐心等待,可是面对着这天罗地网一般的局面,她真的无法淡定下来。
 
    天知道得有什么样的心理素质,才能在这种时候保持冷静思考的头脑。
 
    “怎么还不来,怎么还不来……”夜莺着急的看向外面,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下来了,可是那个约定好的中年男人却仍旧没有出现。
 
    此时,那些夜幕笼罩下的松树,看起来像是一个个的人影,平日里给夜莺带来美感的松海,现在却让她觉得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 
    毕竟女人的天性便是如此,即便她的身手再强大,但是在这种时刻,也会觉得自己有点无助。
 
    随着时间的流逝,太阳已经完全隐匿了踪迹,天色已经全黑了,夜莺的心里更加没底了。
 
    张不空对她的防守那么的严密,那中年男人还能偷偷摸摸的上来吗?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身影已经潜伏在山顶的边缘了。
 
    他穿着夜行衣,趴在山石的后面,如果不仔细看的话,完全无法发现他的踪迹。
 
    柴房的窗户是开着的,看着夜莺坐在床铺上面,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 
    他小心的摸出了手机,打了个电话:“师父,我一直在观察着她,现在她也老老实实的坐在柴房之中,并没有任何的异动。”
 
    电话那边传来了张不空的声音:“很好,很好,我想,她正在逐渐的接受现实吧。”
 
    “师父,您老人家先休息,我在这里继续盯着,等到天亮时分再向您汇报。”这夜行人说道。
 
    很显然,他的真正身份是张不空的亲传弟子!
 
    “好的,谨慎一些,不要出纰漏。”张不空说完,便挂断了电话。
 
    布局了那么久,终于能够吃掉这个小美人儿了,张不空觉得心满意足。
 
    他不是不可以利用强有力的手段来强行对夜莺那啥,可是张不空这一点和比埃尔霍夫非常的相似,不喜欢用强。当然,他和情报之王所不同的是,他喜欢用自己的手段,把对方逼到绝境,然后不得不向他妥协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,这真是个有点变态的家伙。
 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  ps:第2017章!2017年!
 
 第2018章 只剩一条路!
 
    如果夜莺知道了在她的不远处发生了这通对话的话,恐怕她的心里面会觉得更加的不安宁。
 
    此时此刻,能够帮助夜莺突出重围的,似乎也只有比埃尔霍夫所派来的那个手下了。
 
    可是,面对着高手环伺的情况,那个情报人员能够成功爬上山顶吗?
 
    夜莺唯有祈祷了。
 
    就在夜莺正在担心的时候,柴房窗户后面的草丛之中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。
 
    “夜莺小姐,我来了!”
 
    这声音出现的毫无征兆,让夜莺都感觉到了一阵激灵。
 
    对方是什么时候潜伏在这柴房附近的?夜莺压根就完全没有意识到!
 
    幸好此人是友非敌,否则的话,就凭对方悄悄摸到自己身边的情况,夜莺极有可能因此而受到重创。
 
    “夜莺小姐,您考虑好了吗?愿不愿意跟我离开翠松山?”
 
    这是让夜莺无比激动的消息。
 
    从小到大,她从来未曾这么渴望过离开翠松山,哪怕这次带她离开的是一个几乎不知道底细的“外人”!
 
    “我愿意,我要离开,越快越好,越快越好!”夜莺连忙说道。
 
    不过,由于柴房的窗户是开着的,因此,在说这话的时候,夜莺仍旧努力保持着端坐的姿势,远远的看去,没有半点的异样。
 
    夜莺现在仍旧是相当谨慎的。
 
    她无从判断出这个中年男人是怎么出现的,为什么在防守如此严密的地方,竟然还能够悄悄的摸上来,这份潜伏的能力,夜莺真的是自叹弗如的。
 
    “那真是太好了。”这中年男人就这样静静的伏在草丛之中,天知道他已经呆在这里多久了,至少夜莺能够确定的是,对方绝对不是刚刚才上来的。
 
    “夜莺小姐,周围都有盯梢,您现在最好关上窗户,装出睡觉的样子。”这中年男人说道。
 
    “那你要怎么办?”夜莺并没有立即行动,而是问道。
 
    “您不用管我,等我解决周围的问题,会来通知您的。”这中年男人说罢,便再度隐藏在了草丛之中。
 
    此时,夜莺只听到了一阵“沙沙”的声响,就像是风吹草动的声音,但她知道,这并不是风声——那个中年男人正从草丛之中匍匐着悄悄的离开。
 
    夜莺于是起身,关上了窗户,但是却把门给悄悄的留下一条缝隙。
 
    她的手心之中已经满是汗水了,最危险的时刻即将到来,夜莺没可能不紧张。
 
    她做出了人生之中一个最重要的决定,没有之一。
 
    先前那位张不空的亲传弟子,此时正趴在山石的后面,望着那一间孤零零的柴房。
 
    可即便是这样从始至终一直盯着,他也丝毫没有发现,在这草丛里面,已经有了别的身影。
 
    “呵呵,要睡觉了么?”
 
    这名亲传弟子望着夜莺关上窗户,然后嘿嘿一笑,他的眼前似乎已经浮现出了夜莺那玲珑浮凸的身体。
 
    “这么极品的美女,如果有机会能够一亲芳泽就太好了。”此人说道。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一阵“清风”已经传进了他的鼻间。
 
    这“一阵风”是无色无味的,让人根本无从察觉出来,可是几秒钟后,这个亲传弟子就觉得自己的眼前似乎出现了幻影。
 
    在此人的眼前,夜莺好像已经脱掉了她的衣服,露出了光洁的肌肤,然后开始沐浴擦身。